大别山,位于鄂豫皖三省交界地,俯山而望,云雾绕之.大学毕业后,辗转北上广深十余载,对工业污染,雾霾之气深恶,偶回乡小居,感于家乡气新韵浓,且祖辈皆以采药为生,遂道别同事,归隐故里,成为新一代药农.

刚回来时,还设适应家中的慢生活,习惯了早起,经常天还没亮就爬到屋后山顶看日出,山脚的小屋在阳光辉映下显得静谧而温暖。

今天独自去采药,路过村前小屋,屋前已荒草丛生,屋主人全家都搬到了武汉,由于交通不便,村里的人都在往外搬,山上的草药资源因为乏人问津,显得更为丰富。

上山途中碰到田大爷,正好跟着他学习一些草药知识,田大爷不是很健谈,但他很耐心教我如何识别草药,草药的生长特性。因为经常爬山的缘故,田大爷体力明显比我好,真不像七十多岁的人。看我总落后面,大爷放慢脚步。汗颜!不说了,抓紧跟上

大爷像是发现了什么,我以为是蘑菇,大爷笑了下说,这可比蘑菇贵多了,这是灵芝,像这种野生灵芝现在很少见了,市面上见到的大多是种植的,药用价值不高,即使这样,野灵芝在这里仍卖不到好价钱,由于销售渠道有限且交通不便,这里的药材几乎都买给固定收购商,没有议价的权力。

这泉水比农夫山泉如何?只因地处偏辟,无人开发,才能让山民享受大自然的馈赠

采药时累了,渴了,捧一口泉山,甘甜透顶,是喝自来水的城市人无法想象的

采药时途经的村庄,从大红的对联看,似乎有人居住,余晖洒在墙面,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。

年久失修的老屋,古朴的石阶,身在其中不自觉,村中处处皆隐士,隐的是一种心态,与职业,穷富无关,每天上山劳作是他们的必修课,山水,草药是他们修炼书藉,鸡鸣而起,日落而归,自然的变换交替,他们也能从中悟道,不刻意为之,一切顺意.

难得的几处可耕地是村里的稀有资源,自然是辛苦播种,不带浪费一分一毫的.

人口的流动也加快了农村的发展,村民收入不限于草药了,在村里的一处平坦地,条件好点的,都在这里建新房,这里离进村唯一的小路近,相比是交通最便之处,一排排小洋楼,外人不知,以为乡间别墅.

山里处处皆美景,这是什么来着?桑椹?接着猜!

夏枯草,一种漫山遍野的中药,都是论袋来卖的.

不知名的野果,不知你们家乡是否有呢?

来点特别的,这可是高级营养品,农村的鱼翅燕窝.小时经常满山去找,今天运气好,居然让我碰到了,赶紧连窝端,打包回家.

结束了一天的采药生活,躁动的心慢慢平静了,城市的名利场也离我远去,什么加薪晋级,什么豪宅名车,统统与我无关.我的需求在背后的药篓里,在夕阳一点点褪去的暮色中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