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毕业那会,没有工作经验,对所在的城市一无所知,找的都是诸如储备干部、仓库、统计之类的工作,因为这些不需要任何工作经验,因此,找这些工作被骗的可能性也最大。去一家贸易公司面试储干,说要交先交一百的资料费,等我把钱交过去,那面试官玩魔术似的把钱变没了,说没收到我的钱。这种拙劣的“魔术”我都不屑去揭破,因为那是他们的地盘,吃了哑巴亏也只能认了。

后面迫于生计,什么助理,打杂类的工作也去面试,到了一家影视传媒公司(传说中的星探公司),本来是做助理的,实际上是跑业务,在闹市区、公园等人流量大的场所,看到年轻点的帅哥美女,就凑过去,先介绍下公司(背的台词).


"你好,我们XX影视公司的,你的气质形象都不错,方便的话去公司试一下镜,如果导演看中,我们会联系你的。"

第二天,公司的同事就会打电话过去。

“是XXX吗,昨天把你的相片给导演看了,现在《XX寻亲记》正缺一个女2号,觉得你还不错,方便的话下午过来多拍些镜头”

你如约而来,等待的是一套3000多元的拍摄费用。

知道了公司骗人的伎俩,马上准备离开,比我早进来一段时间的同事青山也有和我一样的想法,因好老板有黑社会背景,我们都不敢正大光明辞工,于是,我们约好一起“逃跑”。那天,装作去跑业务,来到街边,找到一趟去广州的大巴车,也没问价格,急勿勿地坐到最后一排。

青山的姑姑在广州白云区的郊区种菜卖。由于身无分文,我们决定去投奔,青山是广西壮族的,一家人都非常热情,房子虽然简陋,我们在哪也住了十来天,每天无所事事,到街上游荡,晚上才回来,后来觉得这样呆下去也挺没意思的,就重新开始找工作。

可以这样说,这十来天的生活,虽然清苦,却是睡得最安稳的,不用担心没业绩,也不必理会房租是否到期,更不用拖着沉重的步伐跑人才市场找工作。

青山是师范毕业,做过一段时间小学教师,字写得非常好,据说拿过书法比赛一等奖,不知他经过这样的颠簸,是否想重返校园,教书育人。后来因为各自找工作,慢慢失去了联系。